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

第五十三章 終章

作者:菠蘿笠、朵兒、笙九|發布時間:07-26 20:00|字數:2818

敲門聲漸漸的停下了,石桂清在門里,緊緊的靠著門,一下子滑坐在地上,閉上眼睛,石桂清已經淚流滿面,她知道方瀚博就在門外,卻不敢發出聲,不敢去給他開門。她用雙手使勁捂住自己的嘴,不讓自己哭出聲。

不可以讓方瀚博聽見,不可以再次見面,如果注定沒有未來,那么就讓她來做這個狠心的人吧。

方瀚博在石桂清家門口,從天黑等到天亮,天邊慢慢開始泛白,眼看著太陽都要出現了,只好離去。

石桂清臉上掛著淚痕,靠著門坐著,面無表情。竟也是*未眠。她一直聽著外面的動靜,知道方瀚博只帶天將亮起來才離去,心里不自覺的一抽一抽的疼著。

方瀚博第二天再去找桂清,看到房門大開,他喜出望外,終于開門了!方瀚博不顧一切的沖了進去。四處張望著,尋找著石桂清的身影,大聲的喊著:“桂清!”

桂清已經躲在一旁,眼眶中滿是淚水,卻憋著,不讓自己發出一絲聲音,在邊上偷偷的看著。

石桂清看著方瀚博失魂落魄的樣子,在心里不同的說著:“對不起。”

方瀚博失落的從房子出來,一露出來仍然四處搜尋著又,誒呦石桂清的身影,他情緒激動,對著巷子大喊:“石桂清!你到底在哪?石桂清!”

看著方瀚博失落離開的背影消失在巷子盡頭,石桂清扶著墻角,慢慢的蹲*子,在巷角嚎啕大哭。

只是方瀚博已經走遠,不會看到,也不會聽到 。

時間往后推移著,石桂清已經搬到另一個城市去了。

民政辦工作人員抱著一個孩子,粉嘟嘟的,肉呼呼的,一只小手仿佛想抓住什么似的,不停的抓舉著,工作人員抱著孩子輕輕搖著,對石桂清說道:“這孩子是被遺棄的,你要做好心里準備。”

石桂清淡然的笑著,看著孩子,眼中滿是慈祥,對工作人員輕輕的說道:“我自己這輩子是不可能生孩子了,我一定把這孩子當做自己親生的。”

工作人員抱著孩子,上下輕輕的搖著,對石桂清笑咪咪的說著:“看著孩子多可愛啊。”

石桂清伸出一只手,小心點都弄著小娃娃,摸著她*的小臉蛋,摸了摸她的頭發,孩子的頭發*的耷拉在額頭上,石桂清看著孩子,眼中滿是溫柔和慈愛,說道:“以后就叫她小葦吧。希望她能像河邊的蘆葦一樣堅強。”

民政辦工作人員將孩子小心送到石桂清懷里,石桂清有些緊張,小心翼翼又有些束手束腳的抱住了孩子。她想起了這個孩子的遭遇,疼惜的抱著孩子親了親。

“啊啊”,孩子對著石桂清咿咿呀呀的叫著,然后笑的無比開心。伸出了稚嫩的小手,仿佛想摸摸石桂清。

石桂清抱著孩子晃著,轉過頭對身邊的工作人員說道:“小葦,小葦……你看她對我笑了。”

一陣涼風吹過,方瀚博從自己的回憶中轉醒,他看著石桂清的照片,照片上笑的淡定從容,眉眼依稀有以前的溫柔。

信在火苗里燒成灰燼,方瀚博在石桂清的墓前默默了良久,然后慢慢站起來,起身離開。留下一團灰燼在石桂清墳前,一陣風將灰燼吹散。

石小葦帶著方瀚博來到一個已經近乎荒廢的劇場里。石小葦去到后臺,穿上戲服,對鏡梳妝,一筆一劃,都無比認真。

空蕩蕩的劇場里,觀眾席上只坐著方瀚博一個人。

他看著空蕩蕩的劇場,仿佛回到了當年,石桂清也似乎是坐在自己身邊,只要一轉頭,就可以看見她的發絲浮動。

石小葦慢慢出場,為方瀚博唱著廬劇。衣訣翩飛,一舉一動都透著石桂清當年的影子,唱腔念詞也都和石桂清所差無二。

方瀚博看著看著,仿佛又看見了當年的石桂清,她邁著小步子出場唱廬劇,一停一頓,一顰一笑都頗帶韻味。晚風吹過,扶起發絲纏掛在她的頭飾上,石桂清一身淺粉色的水袖,來到自己眼前,水袖揮舞著,在風的吹拂下,仿佛即將翩然飛走。

當年一眼驚鴻,將自己的全部目光都奪走,將自己的心也待到了天邊。

方瀚博耳邊回響起自己年輕時和桂清說過的話。

年輕的自己對石桂清笑著說道: “如果以后我們也生女兒,就讓她和你學唱廬劇。”

當初的桂清是怎么回答自己的呢?

方瀚博想起來,石桂清轉過頭,溫柔的看著自己,眼睛清澈透亮,眉眼含笑,對自己說道:“好。”

方瀚博記憶重疊,眼前浮現桂清當年唱戲畫面。

這么多年來,方瀚博每當想到京劇,腦海中總浮現一些無法串連的片斷:演出時夜晚的燈光、花田的陣陣芳香、石桂清慌亂的神情、她凌亂的發絲、清秀的眼眉……這似乎有點就在眼前浮現的感覺,沒到這時他便陷入這種回憶中不能自拔。

后來的日子,陽光明媚。天晴得像一張藍紙,幾片薄薄的白云,像被陽光曬化了似的,隨風緩緩浮游著。天空澄碧,纖云不染,遠山含黛,和風送暖。淺藍色的天幕,像一幅潔凈的絲絨,鑲著黃色的金邊。天那么藍,連一絲浮絮都沒有,像被過濾了一切雜色,瑰麗地熠熠發光。魚鱗似的微波,碧綠的江水,增添了浮云的色彩,分外絢麗。澄清的天,像一望無際的平靜的碧海,強烈的白光在空中跳動著,宛如海面泛起的微波潤紅的嬌陽為晴天添加了一抹色彩 ...

方瀚博與小葦走在河邊,當年淠史杭建設的場景還歷歷在目。

江淮地區、大別山余脈,境內崗巒起伏,水資源為自然降雨產生的地表徑流,豐水年份洼地洪澇成災,枯水年份干旱成片。

從戰火中走來的各地各級決策者對情況就有了明確而清醒的認識,要想帶領地區人民徹底走出生存困境,根本的出路也在“水”上。所以在當時經濟非常困難、物資特別匱乏、設備十分落后的條件下,依托治淮建成的六大水庫水資源。

在物質匱乏,人民甚至不能每天吃飽飯的情況下,大家克服了諸多困難,一心一意搞建設。

在工地上,大家都有忙不完的活,所有人都奮不顧身,全不顧及地投入到群眾的大建設中。他們抬運著一車又一車的土石,大家抬著獨輪車,將這里的土石運到那里,男人們也拿著十字鎬賣力的揮舞著,一下又一下地砸下去。

他們將自己的青春和全部的熱血毫無保留的混灑在那片土地。

當初石桂清還想到了打擂臺比賽干活,一聲又一聲的號子大聲的喊著。

那年汛期來勢兇猛,石桂清拖著疼痛的腿,堅持著,她帶領著姑娘們,縱身向激流撲去,義無反顧,神情帶著勇敢和無畏。石桂清的喊聲壓倒了風聲雨聲水聲,連天上的雷電似乎也被她的堅強嚇退,石桂清大聲呼喊著。站在大壩決口前的姑娘們應著連長的召喚,受到石桂清的鼓舞,也勇敢地跳進水里。

大栓看石桂清她們的舉動,帶領著男人們一起奮不顧身的下了水。

緊接著,黑壓壓的人群,有如瞬間崩潰的群山,帶著驚天動地的吶喊,撲進水中。他們肩并著肩,手挽著手,在風口浪尖筑起了三道人墻。一陣陣口號聲,炸雷一般在風雨中滾動。

眾人大聲喊著:“老天有雨,我們有人。”大家團結一致,眾志成城。正所謂是“眾人拾柴火焰高”,并且“團結就是力量”。

石桂清和五百多名*員、共青團員在激流中筑起的三道人墻,壓住了肆虐的水頭,干部群眾趁勢而上,迅速將成排的木樁楔入壩身,同時把一捆又一捆稻草,一棵又一棵大樹,一塊又一塊方石,一袋又一袋粘土,乃至成包的大米和面粉,一齊拋向龍口,去截住水路。

往事一幕幕的浮上心頭。

黃昏,收起纏滿憂傷的長線,睜著黑色的瞳仁注視著大地。那里依舊歌舞升平,但仍有一群人,在燈火闌珊中孤單的注視著另一群人遠去的方向。小鎮的黃昏,宛如天河里墜落了一彎金色的月亮,親吻著故鄉的田園,從炊煙裊裊的村寨里,不時地傳幾聲狗吠雞鳴,仿佛是一個遙遠、朦朧的夢。

兩人望著濤濤淠河水向前奔騰而去。

作者說:

寫書不容易,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《那條河》,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,賣個萌,求大家相互轉告,幫忙廣告,再打個滾,求書評、求票票、求訂閱、求打賞,各種求!

點擊獲取下一章

手機版
南粤风彩26选5开奖